1. <output id="5oa4a"><strong id="5oa4a"></strong></output>

      <acronym id="5oa4a"></acronym>

    2.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媒體視點

      “鑒”往“知”來起新步(知識產權報)

      指導力度加強、系列標準公布,知識產權鑒定工作——

      知識產權鑒定是強化知識產權全鏈條保護中的重要環節,能為知識產權行政和司法機關辦案提供科學依據,有利于進一步提升知識產權保護效能。

      國家知識產權局近日發布《關于加強知識產權鑒定工作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提出未來3年主要發展目標:到2025年,形成較為完善的知識產權鑒定工作管理機制,建立多層次多類型的知識產權鑒定標準體系,知識產權鑒定機構規模合理、技術領域覆蓋面廣、專業化規范化水平明顯提升,知識產權鑒定的應用范圍更加廣泛,對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的技術支撐作用更加突出。

      有關專家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普遍認為,《指導意見》比較全面地回應了當前知識產權糾紛處理過程中對鑒定工作的現實需求,嘗試對知識產權鑒定工作體系進行了再設計。以此為契機,知識產權鑒定工作將呈現更佳“面貌”,兌現更多價值。

      系統再設計 喚醒工作效力

      “知識產權鑒定可以作為知識產權糾紛解決中的重要證據來源,在行政執法和司法審判過程中起到技術支撐作用。在知識產權案件中,很多技術類型的關鍵點都需要通過鑒定來進行評判?!北本﹪鴺寺蓭熓聞账魅我藯髡f。

      知識產權鑒定的重要性,隨著技術創新迭代加速更為凸顯。近年來,伴隨著人工智能、信息通訊、生物醫學等尖端、前沿技術的快速發展,知識產權疑難復雜案件不斷增多。知識產權鑒定在知識產權糾紛,尤其是在疑難復雜案件的專業技術事實認定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重要。

      現實需要面臨的第一道檻,卻是知識產權鑒定的“師出無名”。據了解,自2017年起,知識產權鑒定機構因不在司法行政機關可審核登記管理的“四類”鑒定機構之列,被全面注銷登記。這導致知識產權鑒定管理和業務運行機制“歸零”,知識產權鑒定機構無資質接受當事人委托和出庭質證,權利人維權、公安立案偵查、法院審判等則無從了解并選擇合適的知識產權鑒定機構。

      “知識產權鑒定缺乏行業管理機制的系統再設計,進而牽引出知識產權鑒定程序不規范、鑒定意見的采信受到質疑、行業標準缺失、缺少主管部門領導情況下的行業自律管理推進困難等問題?!睆V西財經學院法學院教授奉曉政介紹。

      就此,《指導意見》從機制再塑這一根源著手,作出了許多建設性設計。包括推動出臺知識產權鑒定國家標準、團體標準、地方標準等,支持地方開展知識產權鑒定標準貫徹和實施工作,據此積極有序培育知識產權鑒定機構;構建知識產權鑒定機構遴選薦用機制,建立全國統一的知識產權鑒定機構名錄庫,將通過貫標的鑒定機構納入名錄庫,供相關行政機關、司法機關、仲裁調解組織等選擇使用;推動通過貫標的知識產權鑒定機構入選公安、法院委托開展鑒定業務的備選名單,同時建立公安、法院對鑒定機構從業情況的反饋機制等。

      “這些舉措可以提升知識產權鑒定的公信力和權威性,同時對知識產權鑒定工作質量和工作秩序提出了約束。這種機制的利好是雙向的?!狈顣哉硎?。

      行業強自律 營造良好生態

      由于知識產權鑒定行業具有鑒定種類多、技術領域廣、以市場化發展為主導等特點,這就鋪墊了知識產權鑒定行業以行業組織自律管理為主、政府部門管理為輔的管理“基調”?!吨笇б庖姟吠瑯訌娬{,要在知識產權鑒定工作中堅持政府指導與行業自律相結合,發揮好行業自律組織的橋梁紐帶作用,加強行業管理和自身建設,形成發展合力。一方面,要建立健全知識產權管理部門對行業自律組織和知識產權鑒定機構的業務指導工作機制;另一方面,要推動成立全國性行業自律組織,研究制定知識產權鑒定機構管理評價制度,建立完善行業評判制度和激勵懲戒機制。

      據了解,2020年,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指導下,中國知識產權研究會牽頭組織鑒定機構和行業專家,成立了知識產權鑒定專業委員會,承擔起行業自律管理組織的工作,加強對鑒定機構和鑒定人行為的統一指導規范。2021年3月,知識產權鑒定專業委員會啟動了團體標準制定工作,組織行業機構共同參與團體標準編制。

      今年8月,《知識產權鑒定管理規范》《專利鑒定規范》《商標鑒定規范》等知識產權鑒定系列團體標準正式公開發布,對于推進知識產權鑒定行業的專業化、規范化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指導意見》的發布和系列團體標準的出臺,為知識產權鑒定工作整體水平的躍升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契機?!币藯鞅硎?,進一步明確對知識產權鑒定工作的定位,探索賦予鑒定機構和鑒定人適配的法律地位和權利;構建起有效運轉的競爭淘汰機制;有機協調知識產權鑒定、技術調查官等技術調查制度;加強多領域人才儲備,探索借鑒多頭聯動的鑒定模式等等,這些都是知識產權鑒定工作值得“趁熱打鐵”、走深走實的具體方向。(記者 李楊芳)

      亚洲欧美日韩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